【征文選登】 香名遠揚–親愛的六十五團

2020-11-08 13:44  閱讀 0 次

我 喜歡用眼睛、用心靈撫摸地圖,各種各樣的地圖,普通的和專業的地圖,比例大和比例小的地圖。地圖是有生命的,山巒河流,公路鐵路,城市鄉村,國界省界,都能立起來,浮現在我的面前。接著我要做的,就是用腳盡可能地去丈量,去感受這一切的溫度,聆聽靜脈、動脈涌動的聲音。讀萬卷圖,行萬里路,人生,就這么回事。
我的家鄉六十五團不過是地圖上的一個點,然而,這是最美的一個點,對我而言。沒有這個點,就沒有我的線,就沒有我的面,就沒有我的體,就沒有點、線、面、體共同組成的輝煌世界,燦爛人生。
其實,這里從前沒有點。六十七年前,六十二年前,我們可愛的新疆很多地方都是沒有點的。二千多年前,這里只有三十六個點,也就是三十六塊綠洲,于是就有了西域三十六國,小綠洲小國家,大綠洲大國家,當然都不是現代意義上的國家,部落而已。西漢的細君公主、解憂公主就先后嫁給了地盤最大、人口最多、牲畜最旺的烏孫王。
這以后點時多時少,有的消失了,譬如許多羅布人的村寨,有的遷移了,有的增加了。增加最多的當然是新中國成立之后,和平解放新疆的中國人民解放軍一兵團將士,國民黨起義部隊改編的中國人民解放軍二十二兵團官兵,民族軍改編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五軍指戰員,近二十萬大軍放下戰斗的武器,拿起生產的武器,修渠引水,開荒造田,植樹造林,在天山南北昔日的荒原建起了無數有好渠道、好條田、好道路、好林帶、好居民點的新型綠洲。五年后,這些解放軍絕大部分就地轉業,成為新疆軍區生產建設兵團的軍墾戰士、農墾職工。他們建成的大綠洲叫做師部,十多個;中綠洲叫做團部,一百七十多個,小綠洲叫做連隊,兩千多個。
新疆有多大,兵團有多大。
我們六十五團就是其中的一個點,一塊綠洲。
六十五團耕地不多,三萬多畝;人口不多,八千來人。最早來到這片土地上的是英雄的三五九旅的一個連隊。三五九旅進新疆時新的番號是一兵團第二軍第五師,原來的七一七團改稱十三團,先在南疆庫車,后調北疆伊犁剿匪,再以后就不走了,永遠駐守新源縣肖爾布拉克,釀造“新疆茅臺”伊力特曲。當時有戰略眼光的新疆軍區首長打開地圖一看,天塹果子溝是全疆進出伊犁的唯一通道,立即決定調十三團一個連把守果子溝口,于是二營四連就來了,一直把守到現在,后來叫做六十五團八連,擅長種植芳香作物薰衣草。
六月里,二十天的花期,三千畝連片種植,把整個果子溝、賽里木湖都熏得樹影婆娑,波光瀲滟,搖搖晃晃。這個連出過一個叫做文克孝的大人物,曾任兵團副司令員、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協副主席。不久二營整個都開過來了,因為距團部二百多公里,就近劃給了第六軍第十七師第五十團改編的五零農場,1958年單獨成立清水河農場,1969年全兵團團場統一番號,改稱六十五團至今。
六十五團在全師、全兵團都屬于小團場,耕地面積小,人均、職均資源有限。窮則思變,從成立團場的第一天起,歷屆團場黨委就確立了經濟作物立場立團的思路。首先是莫合煙,全新疆各族人民都喜歡的吸食品,當然是爺兒們,提神哪!消除疲勞,舒筋活血。
莫合煙定苗除草都很麻煩,打煙葉攤曬也很費工,但是畝產值高,經濟效益好。俗話說“一畝園十畝田”,夸的是林果業良好的經濟效益,莫合煙也差不到哪里去。團場的加工廠專門有一個莫合煙車間,負責加工全團的莫合煙,延長產業鏈,提高產品附加值。
那年頭,中國最好的莫合煙在新疆,新疆最好的莫合煙在伊犁,伊犁最好的莫合煙在清水河農場。伊寧市最著名的巴扎漢人街,來自六十五團的莫合煙是響當當硬邦邦的金字招牌,價格要貴出許多。著名的綠洲電影院前也有專賣。比如今的六十三團“沙林”西瓜、六十六團“小矮桌”、“駝背”涼皮子名氣大多了。
著名回族作家張承志來伊寧市住在五一旅社,聽朋友介紹愛上了六十五團莫合煙,專門著文予以推介。曾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的賽福鼎·艾則孜同志莫合煙只抽六十五團莫合煙車間用清油精心炒制出來的的特級煙,因此老百姓譽為“賽級煙”。曾任新疆軍區司令員的楊勇上將即使后來回京任解放軍副總參謀長,還托人買六十五團莫合煙帶去。究竟有多少人念念不忘六十五團莫合煙,實在難以統計。我的好友李志剛最近還寫文章呼吁重新放開莫合煙市場。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六十五團莫合煙定當重振雄風。
其次是啤酒花。在全國人民大都還不知道啤酒為何物的時候,六十五團就開始種植啤酒花了。剛開始基本上都是出口,出口到1972年田中角榮首相訪華后關系有所好轉的日本去。
團場加工廠是個營級大單位,除了修造連、莫合煙車間外,還有一個啤酒花連,種植了上千畝啤酒花。每年8月下旬,啤酒花進入收獲季節,極費勞動力,全團開展勞動大會戰,機關干部停止辦公,中學生勤工儉學,幾百號人全壓上去,差不多整整要干一個月。啤酒花汁液粘在衣服上就洗不掉,于是我們人人都有一套收啤酒花時專用的“工作服”。啤酒花長在藤子上,遠遠望去和葡萄藤差不多。我們要把啤酒花從搭在8號鐵絲架上藤子上一串一串剪下來,再一顆一顆剪進鐵絲框里,裝滿了就抬到地頭上去稱,記賬,自有手扶拖拉機和小四輪拖拉機把它們拉到啤酒花烤房烤干,然后打包運走,和棉花加工廠打棉花包類似。收花時要分等級,把一級花和二、三級花分開?;ò岩粢还肿笥?,以保證甲醇含量。
收啤酒花是個非常磨人的工作,從早干到晚,中午就在地里吃送來的簡易午餐。我們最盼望的是下雨。一下雨就雨休,即使天晴了,一時半會也進不了地,啤酒花水分太高也不能收,多難得呀。從1976年到1989年,從學生到當班主任帶學生,我幾乎年年在啤酒花地里戰天斗地一個月,為家鄉的啤酒花事業多少做了一點貢獻。
由于市場價格原因,多年生的啤酒花幾起幾落,如今種植規模雖然沒有那么大,但仍然具有蓬勃的生命力。
最有生命力的是薰衣草。
這種源自地中海北岸法國普羅旺斯的芳香植物打1963年引進我國,就在同處北緯43度的六十五團開始了小區實驗,經過以上海支邊青年徐春棠為首的科研團隊七年的不懈努力,終于試種成功,開始大面積種植。六十五團被國家農業部命名為“中國薰衣草之鄉”,已故的徐春棠也被人們譽為“中國薰衣草之父”,他的兩個最優秀的徒弟同正科、戴久勤如今還在八連、六連當技術員,樸素得如連隊老職工一般。
伊犁河谷已成為中國的普羅旺斯,薰衣草種植面積達兩萬余畝,并且在不斷擴大。隨著深加工技術的一步步突破,中國香水品牌終將會覆蓋華夏,走向世界,中國“蘭蔻”的出現當不在遠。
如今,薰衣草已成為伊犁旅游最香名遠揚的一張名片。
六月里來香花開,不僅是依山傍水的六十五團八連,全團所有的連隊幾乎都被這紫色的精靈簇擁著,香薰著。在這里您不僅能買到純正的薰衣草精油,還能買到同樣芳香四溢的薰衣草干花,還有香枕、香被、“四件套”等系列產品和薰衣草系列兒童玩具。薰衣草驅蚊,對燙傷有特效,去疤痕,調理肌膚,尤其是有助于提高睡眠質量,這對眾多失眠者來說當然是瞌睡遇到枕頭的好事。還有薄荷、香紫蘇、留蘭香、羅馬甘菊、大馬士革玫瑰……多了去了,團場都有種植。
六十五團為共和國香料事業的的發展寫下了輝煌的一筆。
三大經濟作物支撐六十五團經濟,當然也不乏多種經營,多元增收。近年來的小城鎮建設也可圈可點,干部職工大部分已住進了樓房,成為管理有序的社區居民。由團場部分退休職工自發成立的威風鑼鼓隊得到社區的大力支持,在活躍團場文化生活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并經常走出團場,參加伊寧市、霍城縣、鄰近清水河鎮的各項節慶活動,是宣傳團場形象的一塊金字招牌。
去年金秋時節,幾十位當年的上海、武漢等地支邊青年回到團場,盛贊團場的變化,對自己付出青春和汗水的這片土地眷戀不已。他們中,有多少值得我們感恩的人呀!我的初中、高中老師,幾乎是清一色的內地大城市支邊青年,沒有他們,在當時的連隊,當時的團場,我很難想象能完成九年制義務教育,高中學業,當然也不可能成長為今天的自己。
今天四月下旬,我利用在上海市委黨校學習的機會專程去松江區探望了初中班主任楊京生老師。這幾年,我也兩次去浙江溫州探望高中班主任林可夫老師。還見到了林錦棠、魯統鼎、王守貞等一批教過我的老師。目的只有一個:感恩!他們都是文化的傳播者,兵團文化的播種者,沒有他們,就沒有今天的團場,今天的兵團。
對養育我的連隊,團場,我也是除了感恩還是感恩。我的兵團性格是團場塑造的,我的兵團氣質是團場賦予的。我熟悉的都是團場的故事,我親切的都是團場的景物。我一歲到七歲生活在團部,已經上到二年級,已經儲備了不少童年記憶。七歲到十五歲生活在連隊,體驗和記憶都是完整的,寫一部長篇綽綽有余。十五歲又回到團部上高中,住校,在連隊與團部之間往返,直到二十二歲時父母從連隊調回團部工作。其實直到今天,雖然這之后我曾在六十四團中學工作過六年,師機關工作已二十年,我覺得自己從來就沒有離開過八連,離開過六十五團。
我每天魂縈夢繞的全是連隊,全是團場。每年每月我都盡可能找機會回連隊、回團場看看,以解感情饑渴。我還盡可能邀請和動員我的領導、我的同事、我的朋友去我的連隊、我的團場看看,了解了就會理解,理解了就會同情,同情了就會支持,支持了我親愛的連隊、親愛的團場就會加快發展。當我得知八連已被師黨委確定為特色旅游連隊重點建設,六十五團有望從中心團場脫離出來時,頓時心花怒放。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淚水,因為我對六十五團愛得深沉。
我一次又一次穿行在六十五團的大街小巷,眼前出現的是兩幅畫面,過去的,現在的。我來到大門口,團部大門口,這是當年六十五團的第一景點,團場有這樣的童謠:“向前走,向前走,走到大門口,摔了一跟頭,起來摸摸頭,長了一塊肉?!睕]意思了就去大門口,看看218國道過往的車流,看看路過的美女,搗兩桿子臺球,在施全娃或是李峰山老爹的攤子上割兩斤肉回家包餃子。
我來到群眾食堂,當年那些八仙桌都是油膩膩的,也沒有洗潔精,永遠都擦不干凈。長條凳腿與桌腿用八號鐵絲擰在一起,防備顧客順走。張仲瀚政委都在這里吃過飯呢,老陳師傅說,那時哪有包廂,張政委和幾個隨行人員順便找張桌子一坐,一個200克的饅頭就解決問題,菜么,酸辣土豆絲,素炒葫蘆瓜,醋溜白菜心,魚香肉絲,西紅柿蛋湯,真正的四菜一湯。我把這個菜譜記了幾十年,對這位鎮邊將軍敬佩到了骨頭。
我來到外部招待所,昔日的這里車水馬龍,人滿為患,在伊寧市至烏魯木齊市690公里要走三天的日子里,位于218國道旁距伊寧市50公里的六十五團當然是一個重要的驛站,來采購大宗莫合煙、啤酒花、薰衣草產品的人們也都住在這里。還有內部招待所,就在團機關的院子里,各連隊來團部出差辦事的人當然是首選,兵團、師上級首長檢查工作自然也住在這里,還有兄弟單位來相互交流互通有無的人們?,F在都蕭條了,蹤影都沒了,走高速到伊寧市僅半個小時,誰還來這里住宿呢?還有貂場、單干連、基建隊、副業排、面粉廠、衛生隊、團子?!匾倪€是人!老張副團長,二球參謀長,聶協理員,吳老修,魏大炮,董沒牙,爪子鉤,周瞎子,莫老爺,小沒事,小地主,三王一張……這都是六十五團的符號呀,不知道這些,哪里還是正宗的六十五團人呢?
親愛的六十五團,我生命的故鄉,我將傾盡自己一生,傳播您的故事,哪怕只是冰山一角。我知道,起碼有八千人,都會看。
(圖片來自網絡)

作家簡介:
蔣曉華,新疆作協會員,第四師作協主席,擅長隨筆和散文的寫作,有大量作品在國內各地報刊發表?,F供職第四師可克達拉市機關。

本文地址:http://www.my170.cn/42707.html
關注我們:微信公眾號:掃描二維碼慧學在線的微信號,公眾號:********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admin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